详细信息

恰逢小雨

作者:荣乌高管处滨州港收费站 孙鲁梅 日期:2015-07-20 11:35:19

 

一竿风雨书诗画,几度烟花赋流年。

时光能把江南似水流云的委婉和柔静,印象在文字里,不朽不老,却将我的生命抽离最初的宁静和甜美,任其喧嚣枯竭。红尘俗世过经年,已到小桥流水难入梦。关于江南的向往有段时间已经被遗忘。

小时候,喜欢关于江南风光的洁净文字,无论诗词歌赋,所以那时候开始就喜欢江南,向往江南,向往诗人文人,说走就走的洒脱,一挥而就的底气,旁若无人的自由,喜欢一个人孤独地在路上,脚下的石子,身边的花草,以及周围缠绕的烟雨,都是我想象某一天,来到江南的情景,那时候我希望我能幻化成江南里一阵香风,醉在小桥流水人家,绕在青石路,缠在伞顶头,消在深巷那对恋人深深的眼眸里……拂柳闻醉色,隔桥嗅初香。

然而,当生活介入生命,梦便淡了颜色,失了香气,最后竟也隐去。因为纵然有一百个理由去江南,也总会有千万个不能去的结果阻挡。因为生活里有了比我生命更重要的人,有了比梦更需要我的工作,有了比我自己更重要的义务和责任。渐渐地事情越来越多,多得数不胜数,做也做不完的样子。诗情画意就这样在繁重的生活里没了生机,似乎我已经不再向往,似乎一切都已尘埃落定。

可就在前日里,看到了一友人去江南的照片,心便突然亮了一下,就像暗夜里谁没事挑起灯,便不再能好好睡去了。看样子,他未到淮安就已经下起了小雨,启程便发微信秀欢喜——烟雨六月下扬州,那不过是刚到了沂南,但到了淮安便又一句,冒雨过淮安,看来雨越来越大了。但在我看来确实更有诗意了,恰合风光,切合心情,甚至恰合小城的名字。千百年来,在江南除了小桥乌篷船、深巷油纸伞、人家蓝印花布,还有就是从未停止过的细雨微蒙,因为这是独属江南丁香花的气质,这也是只有江南才调出的韵。

我追随他的微信,过了淮安,到了扬州城,看到了图片里,宁静的街道和端庄的楼阁,而他却说旧城茵茵竟不如吴侬软语有些意思,我不知道那是不是因为扬州城在他脑海里的图片沉寂太久而无法与现实版吻合的缘故,还是扬州城郭未及香人软语更让人流连。毕竟图片是一个静态的截断,我始终无法把目光伸到远处,只有心在图片里延伸,来切合我脑海里想象的印象江南。

此刻恰逢迎来六月天里滨州港的一场小雨。

调细雨,韵和风,一襟情怀初夏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