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信息

路在阳光下延伸

作者:山东省邹平县黄山中学 成娜 日期:2015-03-04 15:23:53

 

闲暇的时候翻看山东地图,不经意中猛然发现,滨州在地图上竟然像个双腿站立的小人,以舞蹈的姿势雀跃着,活泼而俏皮地侧立在渤海的边缘。而我所居的小城邹平,地处滨州的西南,大体位置正好是在滨州那条欲展还屈的腿上。这样的位置虽说离心脏腹地微远了点,可一点也不影响它与整个身体的协调与共进。

身居邹平小城多年,去滨州的机会却屈指可数,也不能不说是一种小小的遗憾。只是近来有了变故,这样的机会逐渐多了起来,当然是因为儿子在滨州上学的缘故。

说到儿子上学,别人诧异的眼光便来了:不在本地上学,那么远的路,孩子去那儿能行吗?其实儿子去滨州上学,也是经过了慎重考虑的。“路漫漫其修远,吾将上下而求索”,战国时的屈原都能为真理而奔波,现在的孩子为了求学,跑下几百里地又算得了什么。再说,现在的交通和以前的“阡陌交通”比起来,那是绝对不能相提并论的。

滨州之于邹平,在路程上是稍微远了点,对于这种距离上的胆怯,已经在高速公路的提速下无形中把它改变了。

早上七点来钟,太阳的笑容早已在东方的破晓里灿烂成一片金黄。伴着阳光的柔和,我们一家人从邹平出发去滨州送儿子上学。车在高速公路上飞驰,沿路的风景也像电影里的蒙太奇,自然而有序地衔接着。其实对眼睛来说,只要把视线投向窗外,就可以寻到别样的风景。公路两边笔直的白杨,婀娜的垂柳,或高或矮的庄稼,都似在风中快乐地舞蹈。只要心情舒畅,即便普通的风景也会令人愉悦。车子在高速公路上奔驰,向着滨州的方向,思绪也平静里寻迹而来。

同样是求学的道路,因为年代的不同便有着不一样的感触。

我的老家地处邹平西北部,是一个叫码头的乡镇,早年号称邹平的西伯利亚。听听名字就可以猜测,在那片泛着黄沙的土地上,除了生活的贫瘠,经济的落后,还有交通的闭塞。

那年初中毕业的弟弟要到滨州上中专,而我们所处的乡镇根本没有直达滨州的公共汽车,要去滨州,还要到二十多里外的位桥镇坐车才行。即便是到了位桥,去滨州的班车也不多,可能一天就一辆车,也就一个来回。

所以倘若是坐车迟到了,这一天可能就去不成滨州了,要等到第二天才行。

第一次送弟弟去滨州上学的那天早晨,我和弟弟还有父亲不得不早上四点钟起床,然后把我们的交通工具——两辆大轮自行车推出门,这样在别人的沉睡里我们便悄然出门了。我和弟弟骑一辆车,父亲带着行礼自己骑一辆。

那时乡间的小路除了狭窄之外,更多的是高洼不平,不是这儿有坑就是那儿有洼,加上早上走得早视线也模糊,即便瞪大眼睛看路,也会因为骑车技术的原因而误入坑里,说不定还会来个人仰马翻。疼痛是顾不得的,也就站起来拍拍土,然后继续赶路。这样紧蹬慢蹬,汗也跟着出来兜风,一个来小时后终于到了位桥。

车是赶上了,却因为路费的缘故,我们只能目送弟弟上车。那时还没有一条完整的像样的公路,即便坐上汽车,从位桥到滨州也要疙疙瘩瘩走上两三个小时才到。

弟弟在滨州几年,来来回回坐了无数次车,每次都只能用自行车送他到位桥,然后再由他自己坐车,期间的辛苦可想而知。

我的思绪又从窗外风景的变换里飞了回来,我们已经到了高速公路的出口。在高速公路上行使,省去了躲避来往车流人流的时间,也就一个小时,我们已经从邹平达到了滨州。

如今儿子也在滨州上学,同样是求学,却因为交通的改变,免受了许多颠簸之苦,和弟弟上学那时比起来可以说是大相径庭。

不用说高速公路,现在乡下的路也不似从前,曾经的坑洼小道早被柏油路所取代,乡间也是四通八达路路畅通,公交车已经开到了家门口。最高兴的还是村里人,出门坐上公交,走亲戚串朋友,没事到县城溜上一圈,那个真叫方便啊!现在从老家去滨州,也用不着老大早起来去位桥乘车了,村口就有直达滨州的大巴。

我们从邹平去滨州也一样,即便不走高速公路,普通的公路也一样顺畅。当年老公也是在滨州上学,所以对滨州的公路也是颇有感情的。

滨州的公路发展了,给所有人带来了出行的方便,这是最令人欣慰的。当然这样的发展也不是一蹴而就一帆风顺的,它离不开千千万万劳苦大众多年的勤劳与付出。儿子求学的路也一样,人生道路上既有坦道,又有泥泞;既有美景,又有陷阱,只有坚定信念又勇往直前的人才能到达胜利的终点。

从某种程度上说,现代化的公路为求知者开辟了良好的通道,让其可以走得更高更远。儿子去滨州只是一个开始,每一个开拓者都有一个开始,勇于开始,才能找到成功的路,对于儿子来说,他要把握好这种开始,然后持之以恒地走下去。

有路就有希望,有希望就有美好的未来。路在阳光下延伸,在求知的路上未来并不平坦,但希望儿子会走得更远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