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信息

爱情桥

作者:曹政国 日期:2015-02-02 14:15:37

 

父亲是河南人,母亲是河北人,其实父母都是地道的滨州人,只是生活在黄河南北岸,老一辈就这么叫开了。黄河穿过家乡,带给家乡悠久的历史,丰饶的物产,也给乡亲们带来了美丽的忧愁。

1970年,最愁的要数父亲。那年父亲25岁,排行老大的他仍是光棍一个,村里介绍了一个姑娘,河南小营的。

“不行,你要是回趟娘家多麻烦,我们和你爹病了,也没个端茶倒水的。”听说要把我娘介绍给我爹,姥姥端着碗满脸的不高兴。这也不怨我姥姥,谁都想把儿女留在身边近点的地方。父母虽然离的不远但是因为黄河搁在中间,来回变得不方便。娶媳嫁女更是老死不相往来。母亲这边的大闺女更愿意找博兴的或者邹平的黄河以南的主,这里经济发达,就连说话口音也听着舒服。

“娘,听说政府要修桥了,等修好了桥,我骑车子回来看您,得空了带您去赶北镇大集去。”母亲也不是小孩子了,媒约之言父母之命,已经不那么好使,何况母亲喝过几瓶洋墨水。

因为交通不便,河南河北来往也少,两岸生活方式、语音风俗也少有差别,最重要的是阻碍了经济的发展。解放后千年古镇——北镇逐渐成为这一地区经济文化中心,每逢大集,南来的北往的热闹非凡。河南人是守着楼台得不了月,雨季来临,路面泥泞,黄河上水势浩荡;冬天结冰,物资运送不了,下上一场雪,雾茫茫的你就望河兴叹吧。

“是,我也听说了,上面来人了,在黄河边上又是量又是画的,说不准要建大桥呢。”姥爷附和着说,姥爷每年会赶上几次北镇大集,卖点农副产品,买点布匹家具,比老娘见识要多。

“要是河南的我就同意了,家里那么穷,还是河北的。”母亲说那次谈话没有实质性进展,姥娘的态度很坚决,这可愁坏了父亲,要是修上桥就好办了,回趟娘家也不过10里地。

滨州地区的确是比较闭塞的,没有铁路,没有高速,没有机场,甚至没有一座像样的桥。要想发展先修路,要致富也要先修路,黄河南岸重工业基地如火如荼地发展着。滨州人民盼桥啊,滨州人民渴望走出去,开进来。

父亲也念过书,父亲明白,桥修好了媳妇就没那么难找了,桥修好了,家里也不再穷了。对于修桥父亲也是盼望着盼望着,就像柳絮盼望着春风一样。

1972年母亲生下了我,取名“桥生”。每每我埋怨,起的名字太土了。母亲笑道,没有大桥哪有的你啊。改革开放后,吃、穿、住、用、行,成为老百姓最急迫需要解决的矛盾,经济建设被提上日程,滨州黄河大桥承载这南北两岸的经济政治生活的快节奏使命,在滨州经济发展的几十年里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如今,一座大桥已经远远满足不了城市的发展,更宽更长,功能更多的黄河大桥如雨后春笋般地出现在了黄河两岸。开着车上下班,每天路过母亲河,有说不出的自豪和感动。

这份情也许就是父母的爱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