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信息

远行的路,回家的路

作者:无棣公路局 刘振虎 日期:2015-02-02 14:15:03

 

在地图上有很多粗细不一、形态各异的线,有些线实际上不存在的,比如国界、省界,它们的存在是为了区分和阻隔;有些线是确实存在的,比如铁路、公路,它们的存在是为了到达、沟通和交流。公路人是真正在地图上画线的人,他们画了两条路,一条通向远方的路,一条回家的路。

我讲的第一条路是远行的路。爷爷说,他年轻时推着小车到莱芜卖草席,路途遥远,日夜兼程,经常会露宿野外。黑夜休息时,会跟同伴卷到一个草席里,互相用胸脯温暖对方的脚,繁星下的友谊,有些温情更有对生活和路途的无奈。爸爸说,他年轻时骑着自行车去天津卖鸡蛋。黑夜赶路,天无繁星时,像是穿越浓浓的墨,又要应付脚下不知情的路。不知哪个同伴的车子掉进大坑,鸡蛋破了一地,凄惨的哭声在黑夜之中骤然响起,像是对命运的控诉。曾经的人生的路和脚下的路一样艰难,生活像草席一样寒酸,出路像鸡蛋一样易碎。

到我期待远行时,需要穿越一个“浩渺”的苇塘和一个不大的村庄,才能见到一条泛着光的黑色沥青路。我经常背着家里人,迈着碎小的步子,留下歪歪斜斜的脚印,像冒险一样地去看望这条沥青路。远远站住,张着嘴,羡慕地看着威风的卡车从远方呼啸而来,恋恋不舍地目送它驶向另一个远方,在这里我有了对远方的向往。深夜我被卡车低沉呜呜声和隐约的汽笛声叫醒,好像听到“天涯太远,谁愿同行?”我翻个身后缓缓睡去,接下来我便有了走向远方的梦。

后来,家乡里的人,扛着成箱的虾皮走过雨后的苇塘,坐车去沧州、天津贩卖;后来,村里也有了沥青路,他们有了自己的双排小卡,他们的货物琳琅满目,海米、海蜇、海鱼应有尽有;后来,他们在沧州、天津买了房子,过年开着新买的夏利回乡祭祖,对着村里的年轻人说盘算着换辆好车。村里的青年回家后打点行囊,年未过完,就沿着那条沥青路出发了。后来,我去了远方,领略了梦中的江南和诗中的天堂。远方之外还有远方,只要人们愿意出发,只要有路连接天际线,我就能去更远的地方,家乡的人就会越来越幸福。

我讲的第二条路是回家的路。那些远行经商的人,向站在村头的母亲兴奋地挥挥手,母亲牵起袖角擦擦眼泪,目送儿女远行。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远行的大军,可有些人再未归来。有位男子外出经商最早,发家最快,我能从他手里得到最稀奇的糖果,家乡人对他的慷慨大方也是赞誉有加。他美丽的妻子在家腌好丈夫最爱吃的咸菜,为丈夫做好新鞋子,等着丈夫归来团聚。可丈夫再也没有回来,他在一次车祸中遇难了。当他的骨灰运回村子时,妻子趴在村头的小路上嚎啕大哭,这条小路引她的丈夫远行,可没有安全送回。

我的父亲是一位木匠,他的头发里总是落满木屑,闻到浓浓的红松味就知道他要到来。他经常要去河北盐山采购木材,有时深夜回来,有时第二天凌晨回来。晚饭后,母亲为父亲热好饭后就会在灯下纳鞋底。深夜被拖拉机的突突声惊醒,我惺忪着眼睛问是父亲回来了吗,母亲失望地摇摇头。几次醒来,总能看到母亲在灯下等待的身影。不知她是在做一双远行的鞋,还是一双回家的鞋。回家的路需要安全,不要让等待的灯彻夜不息。

虽然我们公路工作取得了很大成就,接受过很多考验,但是真正检验公路的是人民和车轮。《阿甘正传》里的阿甘从大西洋跑到太平洋,他用自己的双脚检验着美国公路的畅通。无棣有一位双腿残疾的企业家,在他白手起家艰苦创业时,曾骑着三轮车去考察市场、推销产品,他用自己不健全的双腿检验着中国公路的畅通和安全。

原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新加坡演讲时说,人民不在乎你说了什么,他们甚至不在乎你做了什么,人民关心的是得到了什么。保畅通,保安全,树品牌,树形象,享受畅通安全的出行环境是人民的期待,也是公路人的责任、价值所在。公路人要冲锋在前,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延伸公路以延伸人民的梦想;公路人要做守护之神,让公路的生命更健康,更有活力地为人民服务;公路人要做文明使者,帮助每一位落满风尘的路人,让他们更有信心远行,更有信心回家;公路人要向每一位路人微笑,为每一位路人祝福,祝福他们远行的一帆风顺,回家的一路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