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信息

他选择这样的方式离开

作者:盖红梅 日期:2014-04-28 11:02:55

 

 老刘,是滨州南收费站的职工对刘洪胜的“昵称”。他2011年1月辗转来到滨南站,与我们大家有了相识相处相知的缘分。2013年10月被查出患“骨髓增生异常综合症”,2014年4月离世时无偿捐献眼角膜的壮举让我们震惊、敬佩,引发我们无尽的哀思。

买菜挖菜种菜

老刘负责我们职工食堂的原材料采购、职工伙食的安排,可谓“大钱在握”。因为高速收费站职工的伙食费都是每月初从职工工资里扣的,除此之外再无其他款项可支配。老刘买菜时,不管夏天多热冬天多冷,那菜市场是一定要从头逛到尾的。一次我们的毕师傅和他一起去买菜,就说他:“天儿这么热,咱们快别转了,赶紧买上回去吧。”他却不同意:“得转转看看,要不然怎么能买到又新鲜又便宜的菜呢?”我们的老刘,手里攥着我们的血汗钱,他是要用最少的钱为我们买最好的菜!

春天又来了,我们却再也吃不到老刘为我们挖来的野菜!食堂里,经常吃到我们的菜地里、附近的田野里新鲜的野菜,经厨师调制上桌,那是十足的“野味”美味,仅我吃过的就有麻汁马榨菜、蒜泥曲曲菜、荠菜大包子……

春天又来了,种下薄荷苗的人已经不在了,而两棵薄荷苗却繁殖成了小有规模的一小片薄荷群。票据室的段姐跟我们叨叨:“老刘也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两棵薄荷苗,就种在墙角那里,他用手在那儿刨的坑,现在长了好多了。我一走到那儿就想起他种薄荷的样子。”爱哭的段姐边说边止不住的掉眼泪。

两把小刷子

   办公室里都是老刘的小妹妹,说起老刘,她们跟我提到两把小刷子。见我不明白,弭主任开始仔细描述:“就是用咱们院子里秋天的枯草,他先捡着能用的拔下来,然后捋顺码整齐,再用细铁丝捆好就行了,送给我们刷锅用。”莹莹红着眼圈说:“他送我的两把已经物尽其用了,早知道留作纪念就好了。”

一笼又一笼小鱼虾

   在站上值班的人都吃过我们旁边池塘里的野味,那当然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是我们的老刘用地笼为我们打捞的。不知他从哪里搞来的地笼,记得一次值班,桌上摆上了干炸小虾、干炸小鱼各一盘,我很奇怪,问他啥时候买的,他憨憨地回我:“我在西边的湖里下了俩地笼,一个找不着了,也不知道是忘了地方还是让别人看见起走了,只剩一个就捞了这点东西,权当给大家改善改善吧。”我听了挺感动,还掏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才舍得开吃。现在想起,犹在眼前。

冬天里的那场大雪

  好像是前年冬天,那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大雪。领导说了“雪情如军令”,天昏黄的厉害,大雪如约而至。很快就掩没了路面,洋洋洒洒一夜未停,老刘和其他三位同事一起,装融雪剂,撒融雪剂,一袋一袋装车,一铲一铲撒下,接近50岁的人硬是和三个八零后的同事奋战了一整夜!现在想起,他那时已是带病之躯,他是怎样坚持下来的呢?是什么支撑着他?

越回忆越怀念

老刘是我们站年龄最大的职工,满眼里都是需要他关心的弟弟妹妹,甚至有的论辈分得喊他一声“刘叔”。如此,他的关怀备至更是来的猛烈些了。

那个春季,为了让我们的一亩三分地更高产,站上购进一整车牛粪。他不怕脏累,一车接着一车往地里推,汗水湿透了他的衣衫。有同事劝他歇歇,等老邓来了再一起干。他却说:“他来了还有别的活儿,我能推完就推完吧,省得他再弄脏衣服。”

那个冬天,老刘第二天就该休班了,却发现站上的皮卡车出了故障。他勉勉强强把车开去修理厂。修车师傅很不理解:“这么冷的天儿,你打电话叫我们去也行,明天让郝凯来修也行,你干嘛受这份儿累?”我们的老刘憨憨的笑着:“我能来修好就省得他受冻……”

有人说,他为给职工节约生活费,拌凉菜用小藕,炒热菜用大藕;有人说,厨房里的蒜臼子锤坏了,他找来腊条树根自己做了一个;有人说,他掏下水道、清理便池、打草,不怕苦累;有人说,他有时间就去票据室帮忙粘纸卡,是个热心肠……

大家流着泪回忆,越回忆越怀念!

捐献眼角膜

老刘去了,让我们怀念。

离去之前,他要求无偿捐献眼角膜,他选择这样一种方式回报曾经关心过他、帮助过他的同事们!

遗体捐献,大家只在报纸上、电视上远远地关注过,也有许多人曾动过这样的念头,可我们的老刘,他却是去做了,做得义无反顾,毫不犹豫!

2014年4月25日8点25分,山东省眼科医院成功摘取刘洪胜同志遗体眼角膜,请大家记住这个日子,为滨州公路首例遗体器官捐献者致敬!为滨州市第13例遗体眼角膜捐献者致敬!